简单欠款不简单,孰是孰非辩是非

  发布时间:2015-09-11 12:56:27 点击数:

        原告有了一张有被告亲笔书写,亲笔签名并亲自按下手印的欠条,却差点输了官司!

        生活中,道德和法律很多时候是纠缠不清的!

        离奇的关系引发离奇的故事,离奇的故事演化成离奇的纠纷!

原告与被告系恋爱关系,起初原告并不知道被告已有妻室,后来原告怀孕。之后一次偶然的经历原告发现了这一事实去质问指责被告,决意与其分手,但被告苦苦诉说与其妻早已没有感情,婚姻关系名存实亡,同时被告承诺一定不辜负原告,一定会与其妻离婚,原告禁不住被告的花言巧语,海誓山盟,另外长期的共同生活原告对被告已难以割舍,况且腹中已有了他们的共同骨肉,于是就勉强继续双方关系,但要求被告尽快办理离婚手续。本案的故事正是发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的故事。

20068月被告一直说工程(被告有自己的公司)资金周转紧张,需要垫资,多次让原告劝其父借四五十万元钱给他应急(原告的父亲经营了多年的加油站,还有个人企业,所以也有此实力),并称会很快还给她。原告一直对被告的事业是不遗余力地支持的,但其父母并不同意,主要原因是被告的身份特殊,原告与被告之间现在并不是合法的夫妻。但原告一直为被告说情,并且此时被告又出具了离婚立案的法院发票和诉状,此时原告父母不借钱的想法也开始动摇了,但还是有所担心,故而设计了一出《测试女婿诚意》的戏。原告父母与原告约定:如果被告在实际没借款的时候,愿意写一纸几十万的欠条给原告,那么就证明其对原告是真心的,就实际借那么多钱给他,如果他不愿意写,那就证明原告在被告心中无足轻重,也根本不能借钱给他。这样一来也平衡了各方关系。事后,被告果真给原告打了五十万的欠条,原告的父亲也果真把准备好的五十万借给了被告。但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被告并不是真的敢打一个事实上不知道是否能真的得到五十万的欠条,(对原告的感情是否真诚暂且不提)故而被告将写欠条的全过程用手机录了音,而且在录音当中故意多次提到没有实际借款的事实,原告与其母在录音中也认可这一事实。事后证明,原告父母与原告为被告精心设计的虚假“实心陷井”却变成了真的“空心陷井”将自己陷住。

被告借款后,与其妻的离婚手续没有办成,又主动表明为了与前妻的孩子不想再离婚了,让原告做“二奶”,原告坚决不同意,并果断地打掉腹中子与其分手,并主张被告还款。被告因为有了一个有力的证据,迟迟不还款,原告只好依法起诉。起初原告委托我的时候只拿了一个欠条,让我打这个官司,并没有说明借款的详细过程,原告是不想向别人透露更多的个人隐私,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本案开了两次庭,第一次被告举证录音后,我因不了解实际情况无法妄加评论,只好申请延期审理去找原告核实情况,此前原告根本也没有想到被告在写欠条的时候录了音,认为拿欠条要钱根本不成问题,直到对方提供了这份录音否定了借款的事实后,她傻眼了,不知所措了。

我核实真实情形后,出具了下面这份质证意见。此后看似败诉已成定局的案件起死回生,柳暗花明。最后法院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质证意见

一、录音产生的背景:原告与被告恋爱之后,被告就一直说工程资金周转紧张,曾多次征求过原告说服其父母借钱给他,原告对被告情深意长多次向父母提及借款,父母禁不住女儿多次说情,而且女儿已怀有被告的孩子三个多月,对被告借款一事基本表示同意。911日中午,原告与被告一同回家拿钱。父母毕竟做事审慎,911日晚父母对女儿表示借钱可以但被告现在情况太复杂,如果他没有妻室或者说你们已成婚,借钱给他根本不是问题,但借给他钱之前我们得考验考验他。父母对女儿说,如果被告对原告确实是一心一意,就将钱借给他,否则女儿再怎么说也不能借。于是他们就上演了录音所展现的一幕。因原告对被告情深意长且被告说其已同其妻商量好协议离婚事宜,会很快办完,并向原告和其父母出示过离婚立案的法院发票和诉状,原告对被告深信不疑,故而向被告透露了父母要试探他的秘密,但没透露具体借款金额,只概括说四五十万。录音中所展现的一幕正是对被告的考验。 被告打完欠条后,吃过午饭,原告把父亲事先准备好的50万元现金借给被告,然后两人一同回京。

二、对录音形式的真实性,原告不予否认。但需要说明的是:

(一)对录音辑录内容有异议

(1)第十页下数第七行“你说你用这个不用砍手指”,原话是“你说你不会因为这个而砍掉手指吧?”意思是砍掉按手印的手指而逃债,而不是不写就砍手指。

(2)第四页上数第七行“(离婚)”,其实是指借钱给他这事;

(3)第二页下数第三行“(变心)”,实指“怕我不借给他”。

(4)第二页下数第七行“(原告之母)你要是不诚心就别写,我实在不想说这句话”;原话是“你要是不诚心就别写,我也不说非得让你写”

(二)录音恰恰能证明原告对被告并无“胁迫”,而是被告自愿签写的欠条。

(1)     第二页下数第四行“(原告之母)你考虑好了就写,考虑不好就不写”;

(2)     第四页上数第五行“(原告之母)你想吧,你考虑吧”;

(3)     第六页上数第一行“(原告之母)X,你要是这样就别写”;

三、从逻辑上分析,被告如果在事前并不知道会真的借钱给他,他断不会真的写一张50万的欠条给原告的。

综上,可以肯定的是,原告一家自始至终未对被告威逼胁迫,写欠条完全是被告自愿的行为。事实上原被告就借款一事已达成合意,并且原告在当天下午已将50万元交付给被告,且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而录音中的一幕只是原告一家对被告诚意的考验。所以被告的录音只反映给付款项之前的一些情况,而不能反映给付款项时的事实。因此,录音证据只能反映一部分的事实,只以录音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是以偏概全,况且录音依法不能单独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之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或者与视听资料核对无误的复制件…”被告的录音证据没有其它任何证据佐证,故而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人民法院不能单独据此确认其证明力,并且录音也无法反映借款的全过程,更无法否定借款的事实,故请法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秉公裁决!

                                                   质证人:罗春利

                                                                   2006年12月14日

 

上一篇:赵开诚600万房屋拆迁案 下一篇:开发商拒办房产证,购房者怒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