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夺房产一恶人率先告状,捍卫权利三兄弟据理力争

  发布时间:2015-09-11 13:14:02 点击数:

案情简介:王甲、王乙、王丙、王丁四人乃亲兄弟,一九八八年四兄弟的父亲王某和母亲程某分得单位福利房一套,产权属单位所有。一九九四年王某因病去逝,一九九五年该单位进行房改,该房参加了房改,其母程某作为购房人,程某此后用自己积蓄交了两次购房款,但因身体健康原因这两次交款是让其二子王乙代交的。后程某无力再凑够剩余的购房款,以至将购房过程拖延了近十年之久,直至二OO七年二月末程某去世,该房产仍然没有交足房款办理产权证。在房改开始至老人去世这段时期,王乙极力想将此房更成自己的名字,以自己一人名义购房,其母不从,王乙便采取无端虐待,精神折磨、暴力威胁等方式对待老人,掠走住房卡和户口本,并骗走其母亲同意转让购房权利的签名。此外,老四王丁本来与王乙一直居住该房,并在该房房内娶妻生子,生活很拮据,但王乙为了达到独占房产的目的不定时地伺机殴打王丁和其妻子,王丁夫妇为顾及小孩子的健康成长迫不得已搬出该房,也不得不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每月拿出六百租了一小间房。两个老人死后,王乙拿着房改购房的缴费单、住房卡、购房协议等证据将王甲、王丙、王丁三个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其有排他的使用权。他的目的是先以法院判决的形式确定其专有使用权,然后再到房改办办理房改更名手续,间接达到独占房产的目的,可谓煞费苦心!

笔者代理三个被告王甲、王丙、王丁参加诉讼。笔者接案后,先着手调查了该房的产权状况,王乙的治安处罚记录以及房改办的态度,并说服房改办出具了《情况说明》、《证明》等证据材料,庭审中对原告的证据各个击破,否定其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指出其证据之间的矛盾和问题,后再以我方的有力证据回击,使诉讼从有利于原告开始却以有利于我被告方的方向发展,最后法院全部驳回了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

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接受当事人王甲的委托,指派我作为王乙诉其和王丙、王丁确权纠纷一案的代理人,根据庭审举证质证和法庭辩论的情况,现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诉争房屋是一九八八年单位分给王某夫妻的,是王某夫妻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

一九八八年,由于王某夫妻达到分房的条件,王某夫妻所在单位原XX厂分给其一套三居室住房(北京市海淀区XX路XX号院X号楼XX号三居室房屋,下称“诉争房屋”),根据首钢总公司XX厂(原XX厂)房改办出具的《证明信》、《情况说明》均可证明该套住房是分给王某夫妻二人的,另外原告提供的《首钢XX厂工作者住房卡》上承租人一栏也明确写明是“王某”,原告提供的《住房协议》上承租人一栏是程某(王某之妻)的印章,跟原告和三个被告也没有关系。所以原告主张诉争房屋系分给原告及其父亲的,没有事实依据,法庭不能采纳。

二、诉争房屋是房改房,已不是承租公房性质,应当作为遗产由法定继承人继承,谁有继承权谁就有占有、使用权。

根据首钢总公司XX(XX)房改办出具的《情况说明》可以认定该诉争房屋应该属于王某夫妻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二人去世后理应作为他们的遗产,按照继承法的规定由继承人共同继承,而非由原告一人占有使用。《情况说明》中言及:“(此房)是一九八八年单位分给王某夫妻的,此房一九九五年参加房改,购买产权要计算王某夫妻二人的工龄,程某生前提出了购房申请,王乙虽代为交纳首付款,但根据有关规定不能由其一人购买,程某死后,应按继承法的规定由四个儿子共同继承,待四个儿子协商一致或有司法判决后,房改办同意继续其购房行为并办理房产证。明确了此房可以作为遗产由继承人继承的事实。

另外根据《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北京市人民政府房改办公室关于房改售房若干问题的通知》第七项规定,关于购房过程中购房人死亡的规定:购房人在办理售房手续过程中死亡的,凡已按规定交纳了首付款,且继承人愿意继续付款的,可由其继承人按照原付款协议继续支付房价款,房屋产权可按继承的有关规定变更为继承人所有。原购房人产权证尚未办理的,所购住房产权可直接登记在继承人名下,并按规定发放产权证。

该项规定明确了本案诉争房产可以认定为遗产,并可以由继承人继续付款办证,并可以登记继承人为产权人。该规定包含了三层基本含义:⑴这种房产可以认定为遗产⑵这种房产可以依继承法规定继承⑶这种房产可以直接登记继承人名下。该《通知》在中国法院网“法律文库”栏目中可以查到。

另外,此房从九五年房改之日起至今单位就按规定没有再收取任何房屋租金,此房已经是一个地道的房改房,是可以在权利人去世后作为遗产由其继承人继承的,法庭应认定这一事实并依法作出判决以定位该房性质并依据继承权来断定谁有占有、使用权,及早中止长达十二年的无谓纷争。

三、原告为了达到独占房产的目的,以暴力手段打骂、虐待被继承人和其它家庭成员情节严重,其继承权理应被剥夺,因此本案中原告没有使用权,三个被告才是该房真正的合法使用人。

原告为争夺房产曾上百次以打骂、威胁、侮辱、精神折磨等各种方式虐待被继承人及其它家庭成员,让他们不能安静地在诉争房屋内居住,最后终于迫使第三被告王丁和其母亲程某于2007年1月底不得不搬出居住。较典型的事实有:

(1) 2000年7月15日深夜一点多,原告为了逼迫王丁、程某搬出此房,用啤酒瓶猛砸王丁头部,酒瓶破碎划伤脸部和肩部,伤口长达十三厘米,至今仍留有伤疤(庭审中原告代理人承认此事实)。

(2)2000年8月23日半夜,原告基于同一目的用菜刀砍在王丁的大腿上,伤口长两厘米深两毫米,缝合两针(有病历为证,庭审中原告代理人承认此事实)。

(3) 2004年11月1日,原告基于同一目的辱骂母亲程某,王丁夫妇前去劝阻,原告不但不听,反而不容分说便动起手来,用拳击碎王丁之妻眼镜镜片致其右眼轻微伤,后公安机关对原告采取了治安拘留14天的处罚(有病历为证,庭审中原告代理人承认此事实)。

(4)2007年1月初,原告以自伤胳膊威胁程某,向其索取《住房卡》和户口本,程某不给,原告果真实施了自伤行为(现在留有伤疤),程某老人无奈之下极不情愿地含泪交出《住房卡》和户口本。

(5) 2006年11月20日左右半夜原告在程某睡觉时用爆竹(威力很大的“地雷”)炸碎其母程某房屋所有的窗玻璃,程某老人由于受到巨大惊吓,加之夜里天气寒冷导致着凉旧病复发,又一次住进了海军医院(有住院记录为证)。

(6)2007年1月27日半夜(大约夜里11点至28日凌晨1点),原告为报复其母亲不同意把房产登记为他,折磨其母亲程某,用一根铁棍每隔一段时间砸一次潘的房门不让其睡觉(有门上砸痕为证),后王丁气愤之下与其发生争执,原告对他们大打出手,王丁不得已报警。此事实有派出所的出警记录为证。此后程某与王丁一家为了自身的人身安全被逼无奈搬出此房(有门上砸痕照片为证)。

原告从1995年至今为达到独占房产的目的,无事生非,无端地以打骂、威胁、侮辱、精神折磨等各种方式虐待被继承人及其它家庭成员达上百次之多,其中派出所的出警不下二十余次。可怜程某老人受尽原告的折磨,肺病因此频繁发作,原告不但不去照顾还分文不负担老人的医疗费用。老人故去后,原告在派出所民警白警官的好心规劝下,仍然公然拒绝承担老人的丧葬费。上述事实有110出警记录、对原告的治安拘留决定、第三被告王丁身上的伤疤、王丁及其妻子的病历、程某居室门上的砸痕、程某老人的病历均可证明。上述证据均可以证明原告虐待被继承人和家庭成员已经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应当依继承法第七条的规定剥夺其继承权,因此本案中只有原告没有使用权。

四、对原告提交的弃权《声明》和房改办的《证明》的质证意见。

(1)原告提交的所谓程某致分房委员会“放弃买房,转让给原告”的《声明》不是程某的真实意思。上面只有签名是程某本人写的,其余的都不是。程某老人不认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而且“X”还只会用繁体字。原告如果要证明程某老人曾放弃购房权利给他,就要证明程某老人完全听过或者完全领会过该《声明》的内容后才在上面签字确认的,否则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另外程某老人在2007年2月6日亲自到房改办递交《购房申请》的行为也充分说明了程的意愿与该《声明》的意思相背离。

(2)原告提供的房改办的《证明》恰恰能证明房改办认定合法使用人并非原告一人。《证明》中说,原告仅仅是“合法使用人之一”,该《证明》与我方提供的《情况说明》能够形成证据链,其合法使用人应依合法继承人来确定,三个被告理应拥有合法使用权。

综上所述,诉争房屋应当认定为遗产,应当由王某夫妻的继承人依法继承,原告为霸占该房产处心积虑、不择手段、凶残成性、不计后果,虐待被继承人及其他家庭成员已达到情节严重程度,应当依法剥夺其继承权,诉争房屋应由三个被告占有使用,原告丧失使用权。

故此,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伸张正义,为了保护善良守法的三个被告的合法权益,希望法庭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裁判,为百姓主持公道。谢谢。

 此致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代理人: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春利

                                        

2007年 X  月 XX  日

 

上一篇:非同住、非同租、仅同户,可否分得承租公房拆迁款? 下一篇:侄女婿行凶舅舅被打,不认错不赔偿,否认曾打人,亲姐姐不理警察不管,求爷爷告奶奶,律师助申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