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伤职工维权成功并反诉获胜

  发布时间:2015-09-11 13:23:56 点击数:

用人单位向工伤职工要求返还“垫付”医疗费未获支持

代理律师力助弱势职工反诉维权成功

案情简介:

赵海系A公司(石化某国有企业)的安全消防职工,工龄近三十年。200485日赵海在江苏太仓施工期间发生交通事故致一级伤残,经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检验结果为“植物生存状态”。因赵海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一直鞠躬尽瘁、勤勤恳恳、尽职尽责,A公司对事故的发生也负有一定的责任(赵海非专职司机,却派其开车),故而A公司为赵海主动承担了事故发生后的医疗费、事故处理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一系列费用,并依法为其办理工伤认定和工伤待遇。2006年北京市XX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核准了赵海的各项工伤待遇,但因赵海已经获得肇事方的赔偿款,决定不再赔付医疗等各项费用。

赵海的伤残程度被定格在“植物生存状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恢复正常的可能性几乎为零。A公司改制为私营企业后就想要回这笔钱,但工伤保险机构不予赔付医疗费用,故向赵海提出高达60多万元的巨额的不当得利之诉,要求赵海返还为其“垫付”的医疗费等各项费用。赵海的妻子张某面对生形同于死的躺在病床上的丈夫,不仅要承受巨大的精神上的打击,而且还要承受此后漫漫无期的为丈夫治疗带来的经济上的压力,故此坚决不同意A公司的要求。为此,A公司为了报复和要挟张某,扣住赵海的工伤证、伤残津贴和护理费的工资本不予发放。因A公司的上述行径未得逞后,便恼羞成怒,向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了不当得利之诉,要求赵海返还为其“”垫付的医疗等各项费用共计60余万元。

笔者代理了赵海的一审诉讼,本案现已经审理终结,法院判决赵海无须返还任何费用,A公司应返还其扣押的工伤待遇凭证。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

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接受当事人赵海(下称被告)法定代理人张某的委托,就其与A公司(下称原告)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指派本律师作为其一审的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现就本案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问题,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所称“垫”付与事实不符。

原告为被告支付医疗费系原告公司的一种福利待遇,是无偿的、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的馈赠,原告在支付时并不要求也从未要求过被告返还。被告是原告公司近三十年的老员工,工作中一直鞠躬尽瘁、勤勤恳恳、尽职尽责,对这样的老职工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工作原因致一级伤疾,身体丧失任何知觉,生形同于死,原告给予被告人性的关爱,经济的援助是道德和法律都应该支持和鼓励的,原告接受这种馈赠也是应该的。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着合法有效的无偿救助合同,法律应予以保护。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赠与合同在赠与物交付后没有法定情形是不能撤销的。本案中,原告用自己的行为证明是在赠与,却在事隔三年之后反悔改称“垫”付,实属自相矛盾,与事实不符,法庭不应予以支持。原告主张其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主张救助合同无效是不成立的。因为不是只有慈善机构才能为救助行为,救助行为的主体包括任何自然人和法人,法律并无禁止性规定。任何自然人或者法人只要是出于自愿,在经济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可以救助任何需要帮助的弱者,这是道德和法律均大力提倡和鼓励的,怎么会因为不是慈善机构而为的救助行为就无效呢?

二、从程序上看,原告的诉讼请求中绝大部分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原告支付的医疗费绝大部分是在200511月以前发生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原告并未在诉讼时效期间两年内主张,故丧失了胜诉权,在这种意义上说法庭也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三、原告主张的案由和法律依据错误。

首先,被告取得这些款项不是不当得利。原告是主动支付并且在救助当时并不要求清偿和返还,被告接受这种人性化的待遇并感谢公司这个大家庭的关爱,双方之间存在着救助赠与合同关系,这种合同关系均是建立在双方真实行为的基础上的,是合法有效的,不存在构成不当得利的前提条件。所以原告以不当得利的诉由主张权利没有事实基础。

其次,被告所适用的法律《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下称《办法》)系劳动部1996912日所发,从1996101日起试行200411日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后,该办法早已作废,用一部已经作废的部门规章作法律依据适用,实在荒唐!

四、对原告答辩状部分问题的抗辩

1、原告扣留伤残津贴和护理费工资本的理由过于荒谬。即使被告欠原告的钱,以扣留法律保障的植物人的养命钱也是非法的,是非人道的,是严重侵犯人权的,是应当遭受唾弃和指责的!作为植物人辛苦工作近三十年的所在单位,变成一个这样的角色,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2、对于《办法》第二十八条的效力问题。广义的法律从制定机关不同可分为宪法、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地方政府规章;从实施是否正式分为正式法和试行法。该办法属于部门规章的试行法。法的废止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明示的废止,一种是默示的废止。本案中的《办法》即属于默示的废止:也就是用更高层次位阶的法取代的较低位阶的法,这种废止根本不用在较高位阶的法中明确规定,因为从法的制定机关上看国务院高于劳动部,正式法高于试行法。从“试行”含义中也可以得出结论:一旦有同位阶或者高位阶正式法出台,试行法就势必作废!

原告以小小XX区的劳动局作出的《通知书》中引用《办法》为由,主张该办法有效,是法律逻辑的错误!如果任何一级政府部门的文件中适用的法律依据都是合法有效的,那么还要行政诉讼作什么?如果行政机关就把案定了,还要法院作什么!

再退一万步讲,假使这个《办法》是有效的,原告也应当在垫付时明确向被告表明是“垫付”!是要求返还的,不是赠与,不是救助,不是福利待遇。这样被告不但用不着感恩戴德,反而还要监督每一笔支出的合理性,还要考虑是否还有其它更经济更实惠更有效的途径解决同样的问题,并且要一笔一笔自己掌握、控制这笔支出,而绝不会被动接受原告的安排!相反,本案的事实是:原告当初表明的恰恰是对职工的无偿救助,丝毫不要求任何对价,完全是人道的、人性的、热诚的关爱,这种爱让公司和职工之间形成的巨大的凝聚力,牢不可破,职工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公司是我家,我为公司,公司为我,这是现代公司文化,是应当大力提倡的。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在公司改制后变了味,原来已经作出的行为甚至都能够反悔!反悔可以,请拿出“垫付”的证据!举不出“垫付”的证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没有垫付的证据就只能认定是无偿救助、福利待遇、人性赠与!

五、《法制进行时》报道的与本案相似的北京通州案例

1129日北京三套《法制进行时》栏目播放了工伤职工马劲竹诉北京鑫银燕铸造公司以“垫付”为由扣留交通肇事赔偿款纠纷一案,与贵院受理的A公司诉赵海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极其相似。观看此节目可点击进入徐滔法律服务网http://www.xutao.com/ 在网页右侧点击“城外城《法制进行时》” 1129日节目或者直接点击这个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video/2007-11/29/content_7168660.htm即可进入播放页面。该期栏目共播放了五个小案例,“马劲竹”案在播放视频中的时间段在第1030秒至第2110秒。

“赵海”案与“马劲竹”案不同之处是,赵海是植物生存,马劲竹是下肢瘫痪,交通肇事的诉讼前者是由职工自已起诉执行的,后者是单位代理的,前者执行回七十几万,后者执行回二十八万,前者明显是对职工的福利待遇,后者是地地道道的“垫付”(职工家属打了收条);两人相同之处是,都是发生交通肇事事故,都认定核准了工伤待遇,都是由单位给付了医疗费用,都是由单位扣留了工伤证和工伤待遇存折。“马劲竹”案已由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现已生效),该公司应返还扣留的全部二十八万赔偿款。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黎建飞对是否返还医疗费问题作了评析认为:用人单位是工伤事故的第一责任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包括医疗、抢救、误工、康复等一切费用,用人单位“垫付”医疗费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准确的。用人单位无权向职工要求返还医疗费!

综上,请法庭在查明事实后,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护作为弱者的被告的合法权益。

           代理人: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罗春利

              2007年 12 月 20 日

 

上一篇:成功代理国际贸易买卖纠纷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