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校方提供的五份证人证言的质证意见

  发布时间:2015-09-10 16:33:30 点击数:

校方提供的五份证言矛盾重

第一、面包”还是“蛋糕”,是“石头”还是“砖头”?对这些物品的描述,被告方提出的几个证人的证言相互矛盾。在对葛某带来的食物的描述方面,葛某和赵某叙述的是面包,钱某说是蛋糕,而孙某描述的则是“鸡蛋糕”;在对压着的东西的描述方面,葛某说的石头,而钱某和赵某则说是砖头(孙某的证言在这里看不清楚)。我方认为,作为初中生,他们理应有基本的辨识的能力,如果对是“面包”还是“蛋糕”不能分清倒还不算过分,但对是“石头”还是“砖头”会认不出?两者无论从形状还是颜色都差异明显,我们不妨做一个试验,看看是否有连“石头”和“砖头”都分不开的初中生!

第二、 纠纷起因的描述截然不同。葛某自己的叙述是“我把面包放在球台上,王某拿着我的面包,用石头压着”,赵某也说是王某自己把葛某的面包压在砖头下,而钱某和孙某则说是“葛某让王某帮他拿着蛋糕,而王某接过以后把蛋糕压在球台上的砖头底下”。另外,葛某在叙述中强调“第一次我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王某又拿石头压着”,可是其他人在证言中都没有说有压第二次的行为,而且在孙某的证言中还有“王某把葛某的鸡蛋糕放在砖头下面,我让葛某看他的鸡蛋糕,葛某看见了,就打了王某一下”这个细致的描述说明了葛某在别人提醒下发现了王某压他的蛋糕的行为后就直接去打王某,而根本没有第二次压的过程。到底是葛某让王某拿着,王某不拿才将东西压在砖头下的,还是葛某将东西放在乒乓球台子上王某自己用砖头压的?到底是压一次还是压两次,对于一个初中生应该辨识得很清楚。

第三、对二人发生纠纷的描述上,各证言也迥然不同。李某描述的是“王某把葛某的面包压在砖头下,于是葛某就让他拿开,王某拿开后,葛某就打了他一下”,其他证人的证言表明,葛某在看到王某压他的面包之后,就直接去打了王,而根本没有让王拿开的表示,王也没有拿开砖头。

第四、王倒地后有无口吐白沫?在对王某倒下后的情况的描述中,周某的描述是“见王某倒在地上,吐着白沫”,而其他证人的描述中并没有这个情节,那么王某到底是如何倒在地上的?口吐白沫这个情形应该说是比较明显的,在场的人应当印象深刻才对,但是包括当事人葛某在内的其他人都没有涉及这个情况,这不能不让我们感到疑惑。

第五、各证言中有多处极不合情理。在李某的叙述中,当王某倒在地上以后,“我看到后就走了”;在周某的描述中,我们看到“见王某倒在地上,吐着白沫,……我又回台子与葛某打乒乓球了”。看到同学晕倒,乃至口吐白沫的情况下,还能泰然自若的走开,甚至还能回到台子去打乒乓球,这让我们不得不提出疑问:这符合十四五岁初中学生的行为规律吗?这符合常理吗?更为可笑的是,尽管围观的同班同学或者经常一块打球的其它班级的球友众多(证言中曾多次描述有很多人在打球),在整个打架过程中竞然没有一个人去拉架,在场的人不会跟他们俩个都有仇吧?要不然怎么都会泰然自若或是幸灾乐祸?另外,双方打着打着突然停了,互相对视,让人难以理解,在众人围观没人拉架的情况下,为了顾及脸面和自尊,双方要么愈打愈烈要么一方退缩去找帮手或找老师要么直接逃走才对,怎么会停下来“对视”?恐怕是幕后有人不想让他那么直接倒下吧?

我们不禁要问: 最初王某为什么要用东西压葛某的面包?为什么石头砖头不分?为什么没人拉架?为什么对同班同学倒地吐沫还能若无其事,我行我素?为什么要“对视”?

综上所述,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有人尽其所能在编造一个乍看起来似乎合情合理、无可辩驳的“完美”故事,妄图埋藏一个赤裸裸的侵权事实,逃避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但事实永远不会被一个凭空想象的故事所掩盖,真的假不了,假的也不会真,事实就是事实。背离事实的假象只能是漏洞百出,弄巧成拙,无异于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五份证据证明的事实只有一个是真的,那就是王某死前葛某曾与他打架。希望法庭予以认定。

 

                                     原告代理人:罗春利

                                                2005年5月20日

 

上一篇: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 下一篇:原告质证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