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词-车辆保管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5-09-10 16:46:00 点击数: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刘某(以下称原告)和原告冯某(以下称原告冯)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作为其诉北京市某物业有限公司(以下称被告)保管合同纠纷一案的委托代理人,根据庭审质证情况和法庭查明的事实,现就双方争议焦点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 双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保管合同,原告被保管车辆丢失理应由被告赔偿。

原告系某小区15号楼1301号业主,自2005年2月23日起一直向被告交纳车辆保管费,被告亦分两次按年收取保管费共计人民币3150元(有保管费收据为证),并为原告提供车位存放,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并已实际履行合同,双方之间已成立了保管合同并生效。另外,根据小区保管车辆合同的特殊性,被保管人有权随时将车存入,随时根据需要将车取出,保管人有义务、有责任对存入车辆进行妥善保管,对驶出小区车辆核实车主身份决定是否放行。保管责任的范围至少包括车辆不被玷污,不被毁损,不被他人盗窃。另外,本代理人特别指出,此保管合同是有偿保管合同,而且保管费价格不扉,根据订立合同等价有偿公平合理的原则,保管人应当承担与高额保费相应的保管责任。再者,物业公司作为专业的小区服务公司,应当有着完备的保安系统、保安人员以及严格缜密的保安制度,否则小区秩序何以保障,业主财产何以无忧,作为专业的物业公司对被保管人的大额财物——汽车,理所当然要关怀备至,慎之又慎,这是责任使然,情理使然。然而被告却对此责任无动于衷,保安系统发挥失灵,保安人员起不到把关作用,对重点财物不重点盯防,致使原告重要财物轿车不知何时,不知何故,不知为谁人所偷,且没有给出一点有用的线索,哪怕是疑犯的一个特征,更可笑的是连该车何时出的小区都未作登记,总不会盗贼开车从天上飞走的吧?被告保管失职责无旁贷,难辞其咎,应全部承担原告的车辆损失。

二、被告应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被告是实力雄厚的物业公司,如果其采取一定的录像设备对出入小区人员进行监控,加强保安人员的巡逻和防范,对重点财物专门设防并建立健全其出入登记,我想原告的车辆绝不会无故丢失的。原告车辆的丢失完全是被告疏于管理,疏于防范造成,原告在其中无任何过错和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74条“保管期间,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而被告应承担百分之百的赔偿责任。小区的物业管理和服务主要宗旨是为了更好地方便小区住户和业主的生活、工作和学习,让其生活舒适、安逸、便捷,当然少不了安全,这就对住户和业主的要求极为宽松、自由,而相反对物业公司就要求相对严格有序、保障有力,这也正是物业公司收取高额物业费用所应承担的责任。本案中,物业公司疏于管理,监控不力,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致原告车辆丢失,愧对业主的高额付出,愧对住户的信赖,其保管失职之责难以推卸。另被告提出只赔偿20%的车辆损失,在现行法律中找不到任何法律根据,且于情于理不合,于法律基本精神相悖,法庭不应采信。

三、 关于被告所言曾在小区公告栏所宣告示的法律意见。

被告称其在小区公告栏上曾声明无车辆保险的车辆不予保管或即使保管也不予赔偿。本人认为该条款并未列入合同,因为在公告栏上的声明,业主并非都能看得到,且这种条款也未经被保管人同意,进一步讲,对被保管人也根本谈不上公平,它几乎剥夺了作为被保管人所应具有的最根本的权利,如果这样的条款也能堂而皇之地对当事人有效,无疑是在践踏法律,践踏公民的私权利。另一层面上也在鼓励奸商的霸道专横,在为非法经济行为开辟绿色通道。我的当事人作为接受服务者,理应受到上帝一般的待遇,交了高额的服务费用,却得不到应有的服务质量、服务档次,这不是一个繁荣有序的经济社会所应出现的现象。所以本代理人认为此条款并未列入合同,也不该成为合同条款,故而我的当事人无义务受此条款之约束。另外,即使换一种角度看,假设它是合同的条款,也只能算是格式条款,即物业公司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9条“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被告未尽提醒注意义务,此为其一;其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0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此声明完全具备该条规定的无效情形,绝然不会有效,否则将极大损害对方当事人的根本权益。

四、关于车辆合法所有人的法律意见。

原告的车辆是在200531日,以原告冯的名义花费七万元的价格买入,由于当时北京市对外地人购车有限制,故而外地人购车都是以本地人名义买入并使用。原告是实质上车辆所有人,原告冯是名义上的车的所有人,这些都有相关证据证明。那么车辆的所有权到底应归属于原告还是原告冯呢?首先《机动车管理办法》和国家工商局《关于汽车交易市场管理的暂行规定》,虽然均要求机动车辆产权的转移必须经过汽车交易市场,并由所有人或车辆所属单位及时向当地车辆管理机关办理过户登记手续。 但现行的机动车登记只是一种行政管理手段,而非机动车所有权转移的前置条件。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中言及:根据现行机动车登记法规和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因此,公安机关登记的车主,不宜作为判断机动车所有权的依据。另外,最高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也对此答复称,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需进一步研究后才能作出规定,但请示中涉及的具体案件,应认定机动车所有权从机动车交付时起转移。故而从两份复函中所体现的法律精神上看,是承认和支持实质上的车辆所有人是车辆的合法所有人的,本案中原告是实质的车辆所有人,且一直控制驾驶该车,所以是合法的所有人。况且本案中实质上所有人与名义上所有人共同主张该诉讼请求,被告无理由以此主张抗辩。换一种角度谈,如果认为名义上的所有权人才是车辆的真正所有人,那么只有原告冯才具有主体资格,但其又与被告无关联,因其不是保管合同一方当事人,若让原告起诉,其又不是车的真正所有人,无原告主体资格,这样一来被告只管收他的保管费,而不用掏一分赔偿,可谓无本买卖,好不划算,如果真的如此结果,岂不是中国政权机关之悲哀,中国法治之悲哀,中国百姓之悲哀!

五、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

原告买车时花费七万元,按其使用期限折价六万五千元符合市场价格规律,属合理要求。况且,鉴于原告与物业公司之间一直相处融洽,丢车后,被告又积极协助原告报案,原告对车辆丢失后被告拖延支付赔偿款期间的租车费用没有要求,另外对被告丢车时间所属年度的车辆保管费原告也未要求退还,故而原告请求的数额是在应当赔偿的标准上降低了数额,即合情又合理,被告不应再有所陈词。

综上所述,被告在本案中应当对车辆丢失负全部责任,应承担全部车辆损失,两原告的诉讼请求合法合理,望法庭支持原告诉求,尽早判决。谢谢。

                        代理人:罗春利

  

 

上一篇:律师函 下一篇:代理词-房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