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质证意见

  发布时间:2015-09-10 16:40:06 点击数:

一、录音产生的背景:原告与被告恋爱之后,被告就一直说工程资金周转紧张,曾多次征求过原告说服其父母借钱给他,原告对被告情深意长多次向父母提及借款,父母禁不住女儿多次说情,而且女儿已怀有被告的孩子三个多月,对被告借款一事基本表示同意。9月11日中午,原告与被告一同回家拿钱。父母毕竟做事审慎,9月11日晚父母对女儿表示借钱可以但被告现在情况太复杂,如果他没有妻室或者说你们已成婚,借钱给他根本不是问题,但借给他钱之前我们得考验考验他。父母对女儿说,如果被告对原告确实是一心一意,就将钱借给他,否则女儿再怎么说也不能借。于是他们就上演了录音所展现的一幕。因原告对被告情深意长且被告说其已同其妻商量好协议离婚事宜,会很快办完,并向原告和其父母出示过离婚立案的法院发票和诉状,原告对被告深信不疑,故而向被告透露了父母要试探他的秘密,但没透露具体借款金额,只概括说四五十万。录音中所展现的一幕正是对被告的考验。被告打完欠条后,吃过午饭,原告把父亲事先准备好的50万元现金借给被告,然后两人一同回京。

二、对录音形式的真实性,原告不予否认。但需要说明的是:

(一)对录音辑录内容有异议

(1)第十页下数第七行“你说你用这个不用砍手指”,原话是“你说你不会因为这个而砍掉手指吧?”意思是砍掉按手印的手指而逃债,而不是不写就砍手指。

(2)第四页上数第七行“(离婚)”,其实是指借钱给他这事;

(3)第二页下数第三行“(变心)”,实指“怕我不借给他”。

(4)第二页下数第七行“(原告之母)你要是不诚心就别写,我实在不想说这句话”;原话是“你要是不诚心就别写,我也不说非得让你写”

(二)录音恰恰能证明原告对被告并无“胁迫”,而是被告自愿签写的欠条。

(1)第二页下数第四行“(原告之母)你考虑好了就写,考虑不好就不写”;

(2)第四页上数第五行“(原告之母)你想吧,你考虑吧”;

(3)第六页上数第一行“(原告之母)小X,你要是这样就别写”;

三、从逻辑上分析,被告如果在事前并不知道会真的借钱给他,他断不会真的写一张50万的欠条给原告的。

综上,可以肯定的是,原告一家自始至终未对被告威逼胁迫,写欠条完全是被告自愿的行为。事实上原被告就借款一事已达成合意,并且原告在当天下午已将50万元交付给被告,且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而录音中的一幕只是原告一家对被告诚意的考验。所以被告的录音只反映给付款项之前的一些情况,而不能反映给付款项时的事实。因此,录音证据只能反映一部分的事实,只以录音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是以偏概全,况且录音依法不能单独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之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或者与视听资料核对无误的复制件…”被告的录音证据没有其它任何证据佐证,故而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人民法院不能单独据此确认其证明力,并且录音也无法反映借款的全过程,更无法否定借款的事实,故请法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秉公裁决。

质证人:罗春利

                                           

2006年12月14日

上一篇:对校方提供的五份证人证言的质证意见 下一篇:律师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