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来源:中国刑事辩护网 发布时间:2009-11-11 17:54:37 点击数:
导读: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联合国大会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第2200A(XXI)号决议通过并开放给各国签字、批准和加入生效:按照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于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三日生效。基本概念 …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联合国大会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第2200A(XXI)号决议通过并开放给各国签字、批准和加入生效:按照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于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三日生效。
 

基本概念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联合国在《世界人权宣言》的基础上通过的一项公约。因为世界人权宣言内容包括第一阶段的公民和政治权利以及第二阶段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再达成一个同时包括两阶段的公约是很难在国际上达成共识的。另外,像资本主义的美国会比较关心公民和政治权利,而共产主义国家则偏向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为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撰写了两份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所监管,人权理事会是一个由每年开三次会议的18名专家组成。这些专家开会期间需要考察其成员国依据公约提交的定期报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是由从成员国中选举产生,但这些人并不代表任何国家。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包括两条可选协议。第一条协议构建了一个独立的上诉机制以便成员国内个人能够提交申述,这种沟通最终将到达人权委员会。在第一条可选协议之下,拥有联合国国际人权法系统中最复杂的法学系统。第二条可选协议废止了死刑。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目前包括149个成员国家。
 

中国政府实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1998年10月5日在联合国总部签署了《公约》,并多次宣布将实施该公约,但是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至今仍没有批准该公约。2008年3月,第十一届全国人大闭幕时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有关胡佳受审一案时回应,“中国是法治国家,这些问题都会依法加以处理”,并承诺尽快施行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公约正文

  序言
 
  本公约缔约各国,
 
  考虑到,按照联合国宪章所宣布的原则,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确认这些权利是源于人身的固有尊严,确认,按照世界人权宣言,只有在创造了使人人可以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正如享有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公民及政治自由和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考虑到各国根据联合国宪章负有义务促进对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行,认识到个人对其他个人和对他所属的社会负有义务,应为促进和遵行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而努力,兹同意下述各条:
 
  第一部分
 
  第一条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二、所有人民得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处置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而不损害根据基於互利原则的国际经济合作和国际法而产生的任何义务。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剥夺一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
 
  三、本公约缔约各国,包括那些负责管理非自治领土和托管领土的国家,应在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条件下,促进自决权的实现,并尊重这种权利。
 
  第二部分
 
  第二条
 
  一、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尊重和保证在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
 
  二、凡未经现行立法或其他措施予以规定者,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按照其宪法程序和本公约的规定采取必要的步骤,以采纳为实施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所需的立法或其他措施。
 
  三、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
 
  (甲)保证任何一个被侵犯了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或自由的人,能得到有效的补救,尽管此种侵犯是以官方资格行事的人所为:
 
  (乙)保证任何要求此种补救的人能由合格的司法、行政或立法当局或由国家法律制度规定的任何其他合格当局断定其在这方面的权利;并发展司法补救的可能性;
 
  (丙)保证合格当局在准予此等补救时,确能付诸实施。
 
  第三条
 
  本公约缔约各国承担保证男子和妇女在享有本公约所载一切公民和政治权利方面有平等的权利。
 
  第四条
 
  一、在社会紧急状态威胁到国家的生命并经正式宣布时,本公约缔约国得采取措施克减其在本公约下所承担的义务,但克减的程度以紧急情势所严格需要者为限,此等措施并不得与它根据国际法所负有的其他义务相矛盾,且不得包含纯粹基于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或社会出身的理由的歧视。
 
  二、不得根据本规定而克减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一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和第十八条。
 
  三、任何援用克减权的本公约缔约国应立即经由联合国秘书长将它已克减的各项规定、实行克减的理由和终止这种克减的日期通知本公约的其他缔约国家。
 
  第五条
 
  一、本公约中任何部分不得解释为隐示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有权利从事于任何旨在破坏本公约所承认的任何权利和自由或对它们加以较本公约所规定的范围更广的限制的活动或行为。
 
  二、对于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中依据法律、惯例、条例或习惯而被承认或存在的任何基本人权,不得借口本公约未予承认或只在较小范围上予以承认而加以限制或克减。
 
  第三部分
 
  第六条
 
  一、人人有固有的生命权。这个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不得任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
 
  二、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判处死刑只能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判处应按照犯罪时有效并且不违反本公约规定和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法律。这种刑罚,非经合格法庭最后判决,不得执行。
 
  三、兹了解:在剥夺生命构成灭种罪时,本条中任何部分并不准许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以任何方式克减它在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规定下所承担的任何义务。
 
  四、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应有权要求赦免或减刑。对一切判处死刑的案件均得给予大赦、特赦或减刑。
 
  五、对十八岁以下的人所犯的罪,不得判处死刑;对孕妇不得执行死刑。
 
  六、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不得援引本条的任何部分来推迟或阻止死刑的废除。
 
  第七条
 
  任何人均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特别是对任何人均不得未经其自由同意而施以医药或科学试验。
 
  第八条
 
  一、任何人不得使为奴隶;一切形式的奴隶制度和奴隶买卖均应予以禁止。
 
  二、任何人不应被强迫役使。
 
  三、(甲)任何人不应被要求从事强迫或强制劳动;
 
  (乙)在把苦役监禁作为一种对犯罪的惩罚的国家中,第三款(甲)项的规定不应认为排除按照由合格的法庭关于此项刑罚的判决而执行的苦役;
 
  (丙)为了本款之用,“强迫或强制劳动”一辞不应包括:
 
  (1)通常对一个依照法庭的合法命令而被拘禁的人或在此种拘禁假释期间的人所要求的任何工作或服务,非属(乙)项所述者;
 
  (2)任何军事性质的服务,以及在承认良心拒绝兵役的国家中,良心拒绝兵役者依法被要求的任何国家服务;
 
  (3)在威胁社会生命或幸福的紧急状态或灾难的情况下受强制的任何服务;
 
  (4)属于正常的公民义务的一部分的任何工作或服务。
 
  第九条
 
  一、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二、任何被逮捕的人,在被逮捕时应被告知逮捕他的理由,并应被迅速告知对他提出的任何指控。
 
  三、任何因刑事指控被逮捕或拘禁的人,应被迅速带见审判官或其他经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并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受审判或被释放。等候审判的人受监禁不应作为一般规则,但可规定释放时应保证在司法程序的任何其他阶段出席审判,并在必要时报到听候执行判决。
 
  四、任何因逮捕或拘禁被剥夺自由的人,有资格向法庭提起诉讼,以便法庭能不拖延地决定拘禁他是否合法以及如果拘禁不合法时命令予以释放。
 
  五、任何遭受非法逮捕或拘禁的受害者,有得到赠偿的权利。
 
  第十条
 
  一、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应给予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
 
  二、(甲)除特殊情况外,被控告的人应与被判罪的人隔离开,并应给予适合于未判罪者身份的分别待遇;
 
  (乙)被控告的少年应与成年人分隔开,并应尽速予以判决。
 
  三、监狱制度应包括以争取囚犯改造和社会复员为基本目的的待遇。少年罪犯应与成年人隔离开,并应给予适合其年龄及法律地位的待遇。
 
  第十一条
 
  任何人不得仅仅由于无力履行约定义务而被监禁。
 
  第十二条
 
  一、合法处在一国领土内的每一个人在该领土内有权享受迁徙自由和选择住所的自由。
 
  二、人人有自由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
 
  三、上述权利,除法律所规定并为保护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需且与本公约所承认的其他权利不抵触的限制外,应不受任何其他限制。
 
  四、任何人进入其本国权利,不得任意加以剥夺。
 
  第十三条
 
  合法处在本公约缔约国领土内的外侨,只有按照依法作出的决定才可以被驱逐出境,并且,除非在国家安全的紧迫原因另有要求的情况下,应准予提出反对驱逐出境的理由和使他的案件得到合格当局或由合格当局特别指定的一人或数人的复审,并为此目的而请人作代表。
 
  第十四条
 
  一、所有的人在法庭和裁判所前一律平等。在判定对任何人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或确定他在一件诉讼案中的权利和义务时,人人有资格由一个依法设立的合格的、独立的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由于民主社会中的道德的、公共秩序的或国家安全的理由,或当诉讼当事人的私生活的利益有此需要时,或在特殊情况下法庭认为公开审判会损害司法利益因而严格需要的限度下,可不使记者和公众出席全部或部分审判;但对刑事案件或法律诉讼的任何判刑决应公开宣布,除非少年的利益另有要求或者诉讼系有关儿童监护权的婚姻争端。
 
  二、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依法证实有罪之前,应有权被视为无罪。
 
  三、在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时,人人完全平等地有资格享受以下的最低限度的保证:
 
  (甲)迅速以一种他懂得的语言详细地告知对他提出的指控的性质和原因;
 
  (乙)有相当时间和便利准备他的辩护并与他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络。
 
  (丙)受审时间不被无故拖延;
 
  (丁)出席受审并亲自替自己辩护或经由他自己所选择所法律援助进行辩护;如果他没有法律援助,要通知他享有这种权利;在司法利益有此需要的案件中,为他指定法律援助,而在他没有足够能力偿付法律援助的案件中,不要他自己付费;
 
  (戊)讯问或业已讯问对他不利的证人,并使对他有利的证人在与对他不利的证人相同的条件下出庭和受讯问;
 
  (己)如他不懂或不会说法庭上所用的语言,能免费获得译员的援助;
 
  (庚)不被强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或强迫承认犯罪。
 
  四、对少年的案件,在程序上应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和帮助他们重新做人的需要。
 
  五、凡被判定有罪者,应有权由一个较高级法庭对其定罪及刑罚依法进行复审。
 
  六、在一人按照最后决定已被判定犯刑事罪而其后根据新的或新发现的事实确实表明发生误审,他的定罪被推翻或被赦免的情况下,因这种定罪而受刑罚的人应依法得到赔偿,除非经证明当时不知道的事实的未被及时揭露完全是或部分是由于他自己的缘故。
 
  七、任何人已依一国的法律及刑事程序被最后定罪或宣告无罪者,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审判或惩罚。
 
  第十五条
 
  一、任何人的任何行为或不行为,在其发生时依照国家法或国际法均不构成刑事罪者,不得据以认为犯有刑事罪。所加的刑罚也不得重于犯罪时适用的规定。如果在犯罪之后依法规定了应处以较轻的刑罚,犯罪者应予减刑。
 
  二、任何人的行为或不行为,在其发生时依照各国公认的一般法律原则为犯罪者,本条规定并不妨碍因该行为或不行为而对任何人进行的审判和对他施加的刑罚。
 
  第十六条
 
  人人在任何地方有权被承认在法律前的人格。
 
  第十七条
 
  一、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加以任意或非法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非法攻击。
 
  二、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
 
  第十八条
 
  一、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此项权利包括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来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二、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损害他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强迫。
 
  三、表示自己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仅只受法律所规定的以及为保障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
 
  四、本公约缔约各国承担,尊重父母和(如适用时)法定监护人保证他们的孩子能按照他们自己的信仰接受宗教和道德教育的自由。
 
  第十九条
 
  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
 
  二、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三、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这些限制只应由法律规定并为下列条件所必需:
 
  (甲)尊重他人的权利或名誉;
 
  (乙)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道德。
 
  第二十条
 
  一、任何鼓吹战争的宣传,应以法律加以禁止。
 
  二、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加以禁止。
 
  第二十一条
 
  和平集会的权利应被承认。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除去按照法律以及在民主社会中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的需要而加的限制。
 
  第二十二条
 
  一、人人有权享受与他人结社的自由,包括组织和参加工会以保护他的利益的权利。
 
  二、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除去法律所规定的限制以及在民主社会中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本条不应禁止对军队或警察成员的行使此项权利加以合法的限制。
 
  三、本条并不授权参加一九四八年关于一结社自由及保护组织权国际劳工组织公约的缔约国采取足以损害该公约中所规定的保证的立法措施,或在应用法律时损害这种保证。
 
  第二十三条
 
  一、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会单元,并应受社会和国家的保护。
 
  二、已达结婚年龄的男女缔婚和成立家庭的权利应被承认。
 
  三、只有经男女双方的自由的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缔婚。
 
  四、本公约缔约各国应采取适当步骤以保证缔婚双方在缔婚、结婚期间和解除婚约时的权利和责任平等。在解除婚约的情况下,应为儿童规定必要的保护办法。
 
  第二十四条
 
  一、每一儿童应有权享受家庭、社会和国家为其未成年地位给予的必要保护措施,不因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或出生而受任何歧视。
 
  二、每一儿童出生后就立即加以登记,并应有一个名字。
 
  三、每一儿童有权取得一个国籍。
 
  第二十五条
 
  每个公民应有下列权利和机会,不受第二条所述的区分和不受不合理的限制:
 
  (甲)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公共事务;
 
  (乙)在真正的定期的选举中选举和被选举,这种选举应是普遍的和平等的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以保证选举人的意志的自由表达;
 
  (丙)在一般的平等的条件下,参加本国公务。
 
  第二十六条
 
  所有的人在法律前平等,并有权受法律的平等保护,无所歧视。在这方面,法律应禁止任何歧视并保证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护,以免受基于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理由的歧视。
 
  第二十七条
 
  在那些存在着人种的、宗教的或语言的少数人的国家中,不得否认这种少数人同他们的集团中的其他成员共同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
 
  第四部分
 
  第二十八条
 
  一、设立人权事务委员会(在本公约里以下简称“委员会”)。它应由十八名委员组成,执行下面所规定的任务。
 
  二、委员应由本公约缔约国国民组成,他们应具有崇高道义地位和在人权方面有公认的专长,并且还应考虑使若干具有法律经验的人参加委员会是有用的。
 
  第二十九条
 
  一、委员会委员由具有第二十八条所规定的资格的人的名单中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这些人由本公约缔约国为此目的而提名。
 
  二、本公约每一缔约国至多得提名二人,这些人应为提名国的国民。
 
  三、任何人可以被再次提名。
 
  第三十条
 
  一、第一次选举至迟应于本公约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举行。
 
  二、除按第三十四条进行补缺选举而外,联合国秘书长应在委员会每次选举前至少四个月书面通知本公约各缔约国,请它们在三个月内提出委员会委员的提名。
 
  三、联合国秘书长应按姓名字母次序编造这样提出的被提名人名单,注明提名他们的缔约国,并应在每次选举前至少一个月将这个名单送交本公约各缔约国。
 
  四、委员会委员的选举应在由联合国秘书长在联合国总部召开的本公约缔约国家会议举行。在这个会议里,本公约缔约国的三分之二应构成法定人数;凡获得最多票数以及出席并投票的缔约国代表的绝对多数票的那些被提名人当选为委员会委员。
 
  第三十一条
 
  一、委员会不得有一个以上的委员同为一个国家的国民。
 
  二、委员会的选举应考虑到成员的公匀地域分配和各种类型文化及各主要法系的代表性。
 
  第三十二条
 
  一、委员会的委员任期四年。他们如被再次提名可以再次当选。然而,第一次选出的委员中有九名的任期在两年后即届满;这九人的姓名应由第三十条第四款所述会议的主席在第一次选举完毕后立即抽签决定。
 
  二、任期届满后的选举应按公约本部分的上述各条进行。
 
  第三十三条
 
  一、如果委员会其他委员一致认为某一委员由于除暂时缺席以外的其他任何原因而已停止执行其任务时,委员会主席应通知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应即宣布该委员的席位出缺。
 
  二、倘遇委员会委员死亡或辞职时,主席应立即通知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应宣布该席位自死亡日期或辞职生效日期起出缺。
 
  第三十四条
 
  一、按照第三十三条宣布席位出缺时,如果被接替的委员的任期从宣布席位出缺时起不在六个月内届满者,联合国秘书长应通知本公约各个缔约国,各缔约国可在两个月内按照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为填补空缺的目的提出提名。
 
  二、联合国秘书长应按姓名字母次序编造这样提出来的被提名人名单,提交本公约各缔约国。然后按照公约本部分的有关规定进行被缺选举。
 
  三、为填补按第三十三条宣布出缺的席位而当选的委员会委员的任期为按同条规定出缺的委员会委员的剩余任期。
 
  第三十五条
 
  委员会委员在获得联合国大会的同意时,可以按照大会鉴于委员会责任的重要性而决定的条件从联合国经费中领取薪俸。
 
  第三十六条
 
  联合国秘书长应为委员会提供必要的工作人员和便利,使能有效执行本公约所规定的职务。
 
  第三十七条
 
  一、联合国秘书长应在联合国总部召开委员会的首次会议。
 
  二、首次会议以后,委员会应按其议事规则所规定的时间开会。
 
  三、委员会会议通常应在联合国总部或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举行。
 
  第三十八条
 
  委员会每个委员就职以前,应在委员会的公开会议上郑重声明他将一秉良心公正无偏地行使其职权。
 
  第三十九条
 
  一、委员会应选举自己的职员,任期二年。他们可以连选连任。
 
  二、委员会应制定自己的议事规则,但在这些规则中应当规定:
 
  (甲)十二名委员构成法定人数;
 
  (乙)委员会的决定由出席委员的多数票作出。
 
  第四十条
 
  一、本公约各缔约国承担在(甲)本公约对有关缔约国生效后的一年内及(乙)此后每逢委员会要求这样做的时候,提出关于它们已经采取而使本公约所承认的各项权利得以实施的措施和关于在享受这些权利方面所作出的进展的报告。
 
  二、所有的报告应送交联合国秘书长转交委员会审议。报告中应指出影响实现本公约的因素和困难,如果存在着这种因素和困难的话。
 
  三、联合国秘书长在同委员会磋商之后,可以把报告中属于专门机构职司范围的部分的副本转交有关的专门机构。
 
  四、委员会应研究本公约各缔约国提出的报告,并应把它自己的报告以及它可能认为适当的一般建议送交各缔约国。委员会也可以把这些意见同它从本公约各缔约国收到的报告的副本一起转交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五、本公约各缔约国得就按照本条第四款所可能作出的意见,向委员会提出意见。
 
  第四十一条
 
  一、本公约缔约国得按照本条规定,随时声明它承认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一缔约国指控另一缔约国不履行它在本公约下的义务的通知。按照本条规定所作的通知,必须是由曾经声明其本身承认委员会有权的缔约国提出的,才能加以接受和审议。任何通知如果是关于尚未作出这种声明的缔约国的,委员会不得加以接受。按照本条规定所接受的通知,应按下列程序处理:
 
  (甲)如本公约某缔约国认为另一缔约国未执行公约的规定,它可以用书面通知提请该国注意此事项。收到通知的国家应在收到后三个月内对发出通知的国家提供一项有关澄清此事项的书面解释或任何其他的书面声明,其中应可能地和恰当地引证在此事上已经采取的、或即将采取的、或现有适用的国内办法和补救措施。
 
  (乙)如果此事项在收受国接到第一次通知后六个月内尚未处理得使双方满意,两国中任何一国有权用通知委员会和对方的方式将此事项提交委员会。
 
  (丙)委员会对于提交给它的事项,应只有在它认定在这一事项上已按照普遍公认的国际法原则求助于和用尽了所有现有适用的国内补救措施之后,才加以处理。在补救措施的采取被无理拖延的情况下,此项通知则不适用。
 
  (丁)委员会审议按本条规定所作的通知时,应以秘密会议进行。
 
  (戊)在服从分款(丙)的规定的情况下,委员会应对有关缔约国提供斡旋,以便在尊重本公约所承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基础上求得此事项的友好解决。
 
  (己)在提交委员会的任何事项上,委员会得要求分款(乙)内所述的有关缔约国提供任何有关情报。
 
  (庚)在委员会审议此事项时,分款(乙)内所述的有关缔约国应有权派代表出席并提出口头和/或书面说明。
 
  (辛)委员会应在收到按分款(乙)提出的通知之日起十二个月内提出一项报告:
 
  (1)如果案件在分款(戊)所规定的条件下获得解决,委员在其报告中应限于对事实经过作一简短陈述;案件有关双方提出的书面说明和口头说明的记录,也应附在报告上。在每一事项上,应将报告送交各有关缔约国。
 
  二、本条的规定应于有十个本公约缔约国已经作出本条第一款所述的声明时生效。各缔约国的这种声明应交存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应将声明副本转交其他缔约国。缔约国得随时通知秘书长撤回声明。此种撤回不得影响对曾经按照本条规定作出通知而要求处理的任何事项的审议;在秘书长收到缔约国撤回声明的通知后,对该缔约国以后所作的通知,不得再予接受,除非该国另外作出了新的声明。
 
  第四十二条
 
  一、(甲)如按第四十一条规定提交委员会处理的事项未能获得使各有关缔约国满意的解决,委员会得经各有关缔约国事先同意,指派一个专设和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和委会”)。和委会应对有关缔约国提供斡旋,以便在尊重本公约的基础上求得此事项的友好解决;
 
  (乙)和委会由各有关缔约国接受的委员五人组成。如各有关缔约国于三个月内对和委员会组成的全部或一部分未能达成协议,未得协议和委员会委员应由委员会用无记名投票方式以三分之二多数自其本身委员中选出。
 
  二、和委会委员以其个人身份进行工作。委员不得为有关缔约国的国民,或为非本公约缔约国的国民,或未按第四十一条规定作出声明的缔约国的国民。
 
  三、和委会应选举自己的主席及制定自己的议事规则。
 
  四、和委会会议通常应在联合国总部或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举行,但亦得在和委会同联合国秘书长及各有关缔约国磋商后决定的其他方便地点举行。
 
  五、按第三十六条设置的秘书处应亦为按本条指派的和委会服务。
 
  六、委员会所收集整理的情报,应提供给和委会,和委会亦得请有关缔约国提供任何其他有关情报。
 
  七、和委会于详尽审议此事项后,无论如何应于受理该事项后十二个月内,向委员会主席提出报告,转送各有关缔约国:
 
  (甲)如果和委会未能在十二个月内完成对案件的审议,和委会在其报告中应限于对其审议案件的情况作一简短的陈述;
 
  (乙)如果案件不能在尊重本公约所承认的人权的基础上求得友好解决,和委会在其报告中应限于对事实经过和所获解决作一简短陈述;
 
  (丙)如果案件不能在分款(乙)规定的条件下获得解决,和委会在其报告中应说明对于各有关缔约国间争执事件的一切有关事实问题的结论,以及对于就该事件寻求友好解决的各种可能性的意见。此项报告中亦应载有各有关缔约国提出的书面说明和口头说明的记录;
 
  (丁)和委会的报告如系按分款(丙)的规定提出,各有关缔约国应于收到报告后三个月内通知委员会主席是否接受和委员的报告的内容。
 
  八、本条规定不影响委员会在第四十一条下所负的责任。
 
  九、各有关缔约国应依照联合国秘书长所提概算,平均负担和委会委员的一切费用。
 
  十、联合国秘书长应被授权于必要时在各有关缔约国依本条第九款偿还用款之前,支付和委员会委员的费用。
 
  第四十三条
 
  委员会委员,以及依第四十二条可能指派的专设和解委员会委员,应有权享受联合国特权及豁免公约内有关各款为因联合国公务出差的专家所规定的各种便利、特权与豁免。
 
  第四十四条
 
  有关实施本公约的规定,其适用不得妨碍联合国及各专门机构的组织法及公约在人权方面所订的程序,或根据此等组织法及公约所订的程序,亦不得阻止本公约各缔约国依照彼此间现行的一般或特别国际协定,采用其他程序解决争端。
 
  第四十五条
 
  委员会应经由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向联合国大会提出关于它的工作的年度报告。
 
  第五部分
 
  第四十六条
 
  本公约的任何部分不得解释为有损联合国宪章和各专门机构组织法中确定联合国各机构和各专门机构在本公约所涉及事项方面的责任的规定。
 
  第四十七条
 
  本公约的任何部分不得解释为有损所有人民充分地和自由地享受和利用它们的天然财富与资源的固有的权利。
 
  第六部分
 
  第四十八条
 
  一、本公约开放给联合国任何会员国或其专门机构的任何会员国、国际法院规约的任何当事国、和经联合国大会邀请为本公约缔约国的任何其他国家签字。
 
  二、本公约须经批准。批准书应交存联合国秘书长。
 
  三、本公约应开放给本条第一款所述的任何国家加入。
 
  四、加入应向联合国秘书长交存加入书。
 
  五、联合国秘书长应将每一批准书或加入书的交存通知已经签字或加入本公约的所有国家。
 
  第四十九条
 
  一、本公约应自第三十五件批准书或加入书交存联合国秘书长之日起三个月生效。
 
  二、对于在第三十五件批准书或加入书交存后批准或加入本公约的国家,本公约应自该国交存批准书或加入书之日起三个月生效。
 
  第五十条
 
  本公约的规定应扩及联邦国家的所有部分,没有任何限制和例外。
 
  第五十一条
 
  一、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均得提出对本公约的修正案,并将其提交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应立即将提出的修正案转知本公约各缔约国,同时请它们通知秘书长是否赞成召开缔约国家会议以审议这个提案并对它进行表决。在至少有三分之一缔约国家赞成召开这一会议的情况下,秘书长应在联合国主持下召开此会议。为会议上出席投票的多数缔约国家所通过的任何修正案,应提交联合国大会批准。
 
  二、此等修正案由联合国大会批准并为本公约缔约国的三分之二多数按照它们各自的宪法程序加以接受后,即行生效。
 
  三、此等修正案生效时,对已加接受的各缔约国有拘束力,其他缔约国仍受本公约的条款和它们已接受的任何以前的修正案的拘束。
 
  第五十二条
 
  除按照第四十八条第五款作出的通知外,联合国秘书长应将下列事项通知同条第一款所述的所有国家:
 
  (甲)按照第四十八条规定所作的签字、批准和加入;
 
  (乙)本公约按照第四十九条规定生效的日期,以及对本公约的任何修正案按照第五十一条规定生效的日期。
 
  第五十三条
 
  一、本公约应交存联合国档库,其中文、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各本同一作准。
 
  二、联合国秘书长应将本公约的正式副本送第四十八条所指的所有国家。
 

 

  一、《公约》的基本情况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法律方式具体规定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等个人权利和基本自由,在国际人权领域具有重大影响。《公约》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具有积极意义,目前已为大多数国家接受。
 
  《公约》第1条做出有关自决权的规定。第2条至第5条规定了缔约国的一般性义务,除了非歧视原则和男女平等权利外,还对缔约国限制或克减《公约》规定的基本权利作出了严格的限制性规定,强调缔约国必须确保在其领土上及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公约》规定的权利,并为权利受到侵犯的个人提供有效补救。
 
  第6条至第27条规定了公民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主要涉及生命权,免于酷刑,免于奴役,不受任意逮捕、拘役的自由,被剥夺自由时的权利,迁徙及出国和回国自由,公正审判权,禁止追溯性处罚,法律人格权,私生活、家庭、住房或通信不受任意干涉的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和见解自由,禁止鼓吹战争及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和平集会的权利,结社自由,婚姻自由,儿童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参政权利,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少数人的权利等。
 
  第28条至第45条确定人权事务委员会为条约的监督机构,并规定其职能和程序。第46、47条规定《公约》不得解释为有损联合国机构责任或所有人民享受天然资源和财富的固有权利。第48至53条涉及《公约》的加入、生效、修改等技术性问题。
 
  《公约》中的许多权利或自由并非绝对的,而是有条件和受到限制的。公约对迁徙自由权,公平审判权,表达个人信仰和宗教的权利,表达自由权,和平集会权以及结社自由权等权利均作了限制性的规定。人们在享受这些权利时必须遵守法律法规与公共道德、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以及不妨害他人。此外,《公约》还允许缔约国在紧急状态下克减其在公约下承担的某些义务。
 
  《公约》有两项任择议定书,分别是关于设立个人来文申诉机制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旨在废除死刑的第二任择议定书》,简称第一任择议定书和第二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可自行决定是否加入上述议定书。
 

 

  二、人权事务委员会
 

 
  根据《公约》规定,设立人权事务委员会作为监督机构。委员会由18名独立专家组成,他们以个人身份任职,任期4年,每隔两年改选一半,可连选连任。委员会“不得有一个以上的委员同为一个国家的国民”,同时“应考虑到成员的公平地域分配和各种类型文化及各主要法系的代表性”。缔约国通过无记名投票选出委员。委员会每年举行3次会议,每次会期3周。委员会负有以下职责:
 
  第一,接受并审查缔约国为落实《公约》所载权利而提出的报告。根据《公约》第40条第1款规定,各缔约国有义务在公约生效后的一年内提交首次报告,以后的报告应按照委员会为各缔约国个别规定的时间提交,一般为4至5年。委员会在公开会议上采取与缔约国代表团进行对话的形式对报告进行审议。对话结束后,委员会就有关报告通过“结论性意见”。缔约国对“结论性意见”中提到的有关问题一般需做出回应,可在审议会后不久做出书面回应,亦可在下次提交定期报告时一并回应。
 
  第二,《公约》规定,在缔约国声明承认的前提下,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缔约国对另一缔约国不履行公约义务的指控。如有关事项未能圆满解决,委员会在经缔约国同意后可成立专设和解委员会,以进行斡旋。
 
  第三,拟定并通过“一般性意见”,协助各国准确理解和落实《公约》条款。
 

 

  三、各国加入公约情况
 

 
  截至2006年12月底,已有160个国家批准或加入《公约》,中国、老挝、几内亚比绍、瑙鲁、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已签署但尚未批准。许多国家从签署到批准《公约》经历了较长时间,如德国5年、英国8年、意大利11年、比利时和美国则用了15年时间。大多数国家在批准或加入时通过保留、理解或声明等方式,解决国内法与《公约》不一致的问题,主要涉及一罪不二审、死刑年龄、受非法逮捕者获国家赔偿权利、警察和消防员的集会和结社自由、参政及选举权等。美国在批准《公约》时作出的保留和解释性声明有13项,主要包括:保留对不满18岁的人作出死刑判决及将未成年人按成年人对待的权利,对罪犯可不适用从轻从新处罚原则,被拘禁者获得国家赔偿权以美国国内法为限,美政府在合法情况下可适度克减不歧视原则等。
 

 

  四、中国与《公约》
 

 
  中国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广泛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取得巨大进步,制定了一系列与保障人权有关的法律。1998年10月5日,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秦华孙大使在联合国总部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公约》。
 
  2004年,全国人大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使人权保护上升为宪法原则。近年来,中国先后通过《国家赔偿法》、《监狱法》、《法官法》、《检察官法》、《人民警察法》、《律师法》等一系列新法律,分别对《刑事诉讼法》和《刑法》作出了重要的修订和修改。中国积极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建立法律援助制度,废除强制收容遣送制度,收回死刑复核权,深入推广警务、检务、审判及狱务公开制度,制定了一系列便民措施。中国在民主与法制建设上取得的成就极大地改善了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法律保护,也为中国批准《公约》及其后的履约创造了良好条件。
 
  中国在恢复对香港、澳门行使主权前,英国和葡萄牙作为缔约国将《公约》延伸适用于香港、澳门。香港、澳门回归后,根据中国政府致联合国秘书长的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予以实施。《公约》适用于澳门,有关规定通过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予以实施。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四) 下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